椎名林檎的歌曲真的變化多端,
好幾張專輯、每天聽一輪都不會膩,
雖然她組成的樂團:東京事變,
前一張作品:「大人」,完成度很高,
很令人讚嘆,但我還是喜歡她個人早期的歌呢。

早期的歌,有些歌詞很難消化、有時也唱的歇斯底里,
不過感覺很率直、很外放、很真哪!
不是說現在不真,該說成熟了,讓我有點不習慣  :P

不管是什麼時期,在她的歌曲裡,
每種樂器的聲音很清楚地各司其職,
但又很微妙地融合在一起,很奇特,
或許編曲和製作人的功力也很高吧?
這我就沒研究了……呵。

落日,是她組的樂團「東京事變」,
單曲「修羅場」那張裡面第三首歌(?),
喜歡最後結尾那段鋼琴,像潮水,很棒。

PS.  不過這不是我最喜歡她的一首歌,
   沒放上來是不想嚇到大家(大笑)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落日 詞曲:椎名林檎  

君は産まれ僕に出会い春を憂い秋を見た
記憶を辿る過程であどけない君の写真に
認めたのは僕が所詮季節すら知らない事
現在では声を失くした君だけが映す月花

「当てにならないことばかり」って
嘆いたこの舌の根でさえも
乾く前に期待を仄めかす
まるで手応えの得られぬ夜
また一つ小さく冷えていく生命を抱いた

雪に生れ何時も笑い雨を嫌い此処に居た
確かなのは只唯一君のさっき迄の温もり

「何が悲しい?」と尋かれたって
何も哀しんでなど居ないさ
丁度太陽が去っただけだろう
微かな希望と裏腹に
ごく当たり前の白け切った夕日を迎えた

独りきり置いていかれたって
サヨナラを言うのは可笑しいさ
丁度太陽が去っただけだろう
僕は偶然君に出遭って
ごく当たり前に慈しんで 夕日を迎えた
さあもう笑うよ


譯:KATSUHA

你誕生之後與我相遇共同憂春賞秋
在追溯記憶的過程中你純真的照片
我終究承認了我是不懂季節的流逝
現今唯有失去聲音的你照映著月花

「盡是些不著邊際的東西」
就連如此嘆息著的舌根
都暗示著乾渇前的期待
就好像不得心應手的夜晩
又擁抱著一個弱小又逐漸冷卻的生命

於雪誕生總是笑著討厭下雨的此處
唯一能確定的是你截至剛才的體温

有人問「你為什麼悲傷」
其實我根本就沒有在傷心什麼
可能只是剛好遇到夕陽落下而已吧
背叛了渺茫的希望
迎接了近乎理所當然的白眩落日

只是因為被孤零零的丟下
就説再見未免也太過可笑
可能只是剛好遇到太陽要落下吧
我偶然地與你相逢
用近乎理所當然的温柔迎接落日

好 要笑囉


創作者介紹

雲端。在靠近太陽的地方住下。

minnief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